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手机版

澳客彩票 - 都市言情 - 医妃,王爷枕上撩薛湄萧靖承在线分析 - 第803章 最好的回报

第803章 最好的回报

彩民正在分析:、、、、、、、、、、、
        是否委屈    ?

        薛湄听了,感激萧靖承对她的偏袒,同时,她并不觉得委屈。

        “我已经不需要任何轰动的事件,来证明我存在的价值。

        我在这里,这里就没有动乱,所有人都信任我,这就是对我的奖赏。”

        薛湄说。

        还有一点,薛湄可能是成熟了,她已经有了很多的同理心。

        她设想一下,大过年的,是所有人热热闹闹,无知无觉的过;还是活在惊慌恐惧里,战战兢兢的过?

        那她宁愿选择前者。

        所有人都在庆祝新年,只有他们在治疗天花。

        百姓安居乐业,对病毒无所畏惧,这不就是对薛湄这个神医最好的回报吗?

        萧靖承搂了她,轻轻吻了下她的鬓角:“你好像长大了。”

        薛湄回搂住了他的脖子:“我一直都很成熟。”

        萧靖承:“……”真是给一根杆子就往上爬,从来不知谦虚为何物——又可爱又傲娇的小女人,萧靖承爱极了这样的她,用力将她搂在怀里:“对,你一直都很成熟,是我幼稚。”

        薛湄就笑了起来。

        这件事,有些人还是会看在眼里。

        比如说成兰卿。

        当成兰卿费尽心机,想要将薛湄击毙的时候,却没想到,薛湄居然能控制天花。

        这让成兰卿感到骇然。

        虏疮的发作,不管是书上的记载、老人的记忆,还是成兰卿亲眼目睹,都是极其惨烈的。

        只要一个人染上了,可能就会赔上上千条人命。

        若同时一百个人染上,那几乎是灭城之灾。

        可,江宁没有爆发。

        那些发了天花的人,一个个在痊愈;那些没有染上天花的人,被种痘之后,此生再也不会得。

        薛湄居然有手段,做到如此。

        成兰卿一直觉得,自己是站在山巅的。

        她俯瞰整个天下,想要把所有人踩在脚下,她也可以。

        但突然,她眼前出现了另一座高山,这座山巍峨耸入天际,她根本看不清其面目,也不知它到底有多高,只知道它阻挡在了自己面前。

        这让成兰卿感觉到了无力、惊悚,甚至愤怒。

        她已经很多年不曾为什么事而愤怒过了。

        “种痘?”

        这个词一直在成兰卿的脑子里。

        为什么种了痘之后,终身不会再感染虏疮,为何可以种痘?

        那些得了虏疮的人,他们到底是如何把他们的病传给其她人的?

        薛湄为何知道传播方式?

        就因为她知道是如何传播的,所以她也知道是如何截断的。

        她对医学的了解,成兰卿望而生畏。

        不对,为何现在才惊悚?

        在薛湄治好胡二腿的时候,成兰卿就应该感到惊悚。

        那可是断掉的腿。

        她猛然将茶盏砸在了地上:“为何是她?”

        这个瞬间,她也许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叹,只是她不知道这个词,没办法准确表达。

        太子也很愤怒。

        他指着成兰卿说:“你让我在父皇面前丢尽了颜面。

        父皇现在责问我,我如何回答?”

        建弘帝就此事骂了太子一顿。

        其实,建弘帝是个非常精明的皇帝。

        他一边骂太子虚报军情,一边派人去江宁打听情况。

        他的情报,往往来的比太子和成兰卿的更快。

        于是,建弘帝便知道了,是薛湄在江宁控制疫情。

        “她什么都会,恐怕是医圣下凡。”

        建弘帝如此想着。

        一个人能拯救上百万人命,她不是神又是什么呢?

        这让建弘帝起了更想要留住薛湄的心思。

        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应该把薛湄留在楚国。

        “她如果能在青阳县生活,就最好了。

        既是她自己的封地,又在楚国境内。

        她拥有至上的权力,也会庇护一方的百姓。”

        建弘帝不知道薛湄心里是怎么想的。

        总之这件事,建弘帝觉得,给薛湄立个生祠都不为过。

        她值得。

        事情也传到了梁国的京城。

        江宁年初时出了这样的大事,许明晟仔细写了奏章,讲述给皇帝和大臣们听。

        所有的人都捏了一把冷汗。

        江宁要是乱起来,边界不保,楚国和齐国有可能趁虚而入,当然,最怕的还是那些染了虏疮的人逃出来,把虏疮之乱扩散开。

        那时候,可能死了就不是江宁的百万人了。

        众人一想,都觉得遍体生寒。

        但是,成阳郡主回了趟江宁探亲,就把这件事扼杀在摇篮里。

        她既会治疗虏疮,也能让人防止虏疮,更清楚知道虏疮是如何传染给另外一个人的。

        这手段,让太医院的人,都大为赞服。

        皇帝还想说点什么,但是他明白,薛湄在江宁做了好事,是打着皇权的幌子,是给他树立了形象、拉拢了人心。

        若是他因此打压薛湄,朝臣们恐怕不会同意,寒了其他人的心。

        太皇太后戚氏也听说了:“这孩子就是胆大,一心为民。

        当初在匈奴的时候,也是她深入匈奴,斩杀贼首,教化了匈奴子民。

        现在,她又不顾危险去治疗虏疮。”

        太皇太后觉得应该大肆褒奖薛湄。

        但大将军王传回了信,意思是说,还是没必要把江宁发生过的事传开,以免百姓人心惶惶。

        众人这才意识到,大将军王人也在江宁。

        大家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胡太皇太后同样挺高兴的,她对身边的人说:“每次成阳有消息,都是好消息,听得让人提气。

        看看,她现在连虏疮都能治了。”

        很是与有荣焉。

        萧明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快马加鞭往江宁赶。

        虽然家里的小妾们极力阻拦,说江宁那边可能还有天花病人,但阻挡不了小郡王的脚步。

        等小郡王人到了江宁的时候,薛湄已经乘船离开了。

        当权者知道她做了什么,身边的亲信也知道她做了什么,但江宁绝大多数的百姓都不知道。

        他们沉浸在平凡又安宁的日子里,柴米油盐,平安遂顺。

        薛湄很喜欢这样。

        薛湄要回去了,她答应了大哥。

        而萧靖承这次不能随她一起回去,他要回趟京城。

        两人便在江宁,暂时分开了。

        等小郡王赶到江宁的时候,薛湄人已经快到了楚国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