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手机版

澳客彩票 - 都市言情 - 禁欲系神豪在线分析 - 第269章 给你点个赞

第269章 给你点个赞

彩民正在分析:、、、、、、、、、、、
        面由心生,面善的学生代表赵灿站着台中间,自然是让人多生出好感,特别是台下的妇女看到这个小鲜肉瞬间拨动寂寞的心啊。

        喜欢帅哥真的不分年龄层。

        师奶杀手赵灿上线。

        扫描一圈台下,很明显是妇女多,占比70%,剩下的是占比20%的老人,10%的中青年人。合计:548名(包含海螺村以及外村吃瓜群众)

        而另一边是小学生453人。

        总人口合计:1001人。

        [人数已达1000人,冬日暖阳超级暴力正式开启]

        [虚拟点赞值已经生成,点赞积分到达1000值,任务完成,即可抽取超级暴击奖励]

        目光再次望向台下,主要是妇女为主头顶上已经出现了[虚拟点赞]

        叮叮叮!

        [虚拟点赞值+1]

        [虚拟点赞值+12]

        [虚拟点赞值+32]

        正在缓慢持续上升中。

        目光望向鱼家。

        首先是鱼幼薇的奶**顶上最先冒出[虚拟点赞值],然后是幺爸两口子。

        咦?

        什么情况,鱼幼薇的父母头顶上没动静呢?

        “赵公子,赵公子.....”村长轻声喊了喊,赵灿回过神,举起话筒。

        大学以前赵灿淡然学生会主席,经常学校舞台上演讲或者朗诵,所以并不怯场。

        “很高兴来到海螺村小学,其实......我要说的刚才肖总都说完了,我实在是找不到新鲜的句子。”赵灿憨憨的笑了笑,“如果大家不嫌弃的话,我在复述一遍如何?”

        “这个小伙子还真幽默。”

        “哪里幽默了?长得帅随口说个冷笑话就幽默了?”

        “嘁!你哪懂,人家就是幽默,同样的话不同人口中说出来效果不同。”

        “李大婶你咽口水干嘛?”

        “这个年轻人长得干干净净的,还热爱公益,真是讨喜。”

        “可不是嘛,好像鱼家人认识,中午我路过他家门口,就看到这个小伙子和鱼家人一起吃饭。”

        “那.....是不是鱼国华的女婿,今天可是鱼老太婆的67岁生日。”

        “噢?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

        台下叽叽喳喳叽叽喳喳的窃窃私语,多为讨论台上的年轻人。

        村妇从来都热衷于空穴来风的八卦新闻。

        鱼国华眉头紧皱,才懒得理这些村妇,你若是去呵斥,反而她们废话更多。

        “大哥到底是不是薇薇安的男朋友,你要不问问?”小红试探性的对一脸铁青的鱼国华说。

        “是啊大哥,赵公子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也不知道薇薇安藏着掖着干嘛?    就不怕跑了吗?”幺爸貌似瞄到一丝丝自己的希望。

        “闭嘴。”鱼国华呵斥幺爸一声?    再次看着台上正正经经发言的超级富二代赵灿。

        “国华。”妻子低声喊了一声,“到底是不是啊?    他......和我家女儿?”

        “你打电话问问。”

        “嗯。”

        妻子打电话给鱼幼薇?    鱼幼薇刚坐动车回到魔都。

        他们几个正缩在宿舍,望着窗外的大学冷得瑟瑟发抖?    宿舍门都不敢出,只能用大烤炉取暖。

        四人想到了一个很暖和的地方?    但是都不好意思开口?    毕竟很打脸的。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是有点冷哈。”阿依热裹着被子傻憨憨的对其他三个说。

        “别说话,保存热度。”苁蓉说。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对吧?”阿依热望向薇薇安。

        “哪有什么办法你们说?”薇薇安回复阿依热。

        阿依热欲言又止?    很几次就要说出口?    最后还是咽下去了,很纠结。

        一分一秒的过去。

        最后。

        “我受不了了。”苏轻语从被子里站起来,“太冷了,我最怕冷了。”

        “轻语你要去哪儿?”

        “去你们想去的地方,反正他又不在魔都?    我们回去住几天,他又不知道?    对不对。”一边穿羽绒服一边说。

        “好像有道理,我也去。”薇薇安?    “放心我不会打小报告的。”

        “我.......我也要。”

        “你们都去了,我一个人在宿舍害怕?    我就去吧。”苁蓉。

        “嘁!一个个的。”苏轻语倒是最理直气壮的一个?    毕竟房产证是自己的名字。

        四个女孩子穿上羽绒服?    就挽着手腕匆匆下楼离去。

        终于回到公馆了。

        “怎么地暖还开着的?”一进入温暖无比,苏轻语问。

        “嘻嘻嘻,其实我昨天太冷了,我就悄悄的回来泡了一个热水澡,一直没关。”薇薇安举手说。

        “我去,你还留这手。”四人脱掉厚厚的羽绒服,里面穿着的是紧身的羊毛衫,刚好把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

        “薇薇安......”阿依热凑上去撒娇,“阿灿不在,我们能不能一起去他卧室里面的大浴缸泡澡?那么大一个浴缸我们四个人刚刚好。”

        “你问我干吗,你去问他啊。”

        “问他,他万一让我偷拍苏轻语的露体当做回报,我怎么办?”

        “死小砸婊又要发骚了是不是。”苏轻语冲上来就把阿依热按在沙发上就打屁股。

        玩闹一会儿,四个女孩子也就回到楼上,衣服脱得赵灿房间一地都是,赤脚走进浴室,跨进超大浴缸,洒上玫瑰花瓣,浴缸边摆放着高档红酒,一人一支高脚杯,摇曳着里面的红酒。

        “还是这里暖和,好久都没泡过澡呢。”

        “有点小时代那种感觉了。”

        “你盯着我胸刚什么看?”阿依热放肆的一挺,自豪不已。

        “我是好奇你这里为什么有一坨红的,是被谁亲了,阿依热你该不会?”

        苏轻语这么一说,阿依热感觉低头一看,抚摸了两下,“这个不是,你别乱说,这是昨天晚上苁蓉给我抓的。”

        “苁蓉你抓人家干嘛?”

        “谁叫她一天天的晚上睡觉睡到半夜就缩到我被子里面来,还裹被子,冷得我一时激动就狠狠地捏的一把,呵呵呵......以后再打被子,我给你捏成f,变成大奶牛你信不信?”

        “你这是羡慕我。”摇晃了两下。

        “我去,别拦着我,我给她打爆算了。”

        四个女孩子的嬉戏声从浴室里传来。

        最后被薇薇安的电话打断。

        “喂,妈你打电话干嘛呢?”

        “你在哪儿?”

        “我在......宿舍。”

        阿依热他们凑过来偷听。

        鱼妈看着台上的赵灿,顿了顿,又问:“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

        “我......呃......”

        “还不说,是不是赵灿,赵灿就是你男朋友,对不对?”

        “嗯。”

        “回答得到是爽快,为什么问你,你不说?”

        “我......妈你怎么了,是赵灿得罪你了?”

        “没有,就是问问,我就好奇了,你和他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们怎么就认识了,还成为情侣?”

        “就之前巴厘岛旅游的时候认识的。”

        “巴厘岛?暑假的时候?哦......怪不得旅游一趟回来魂不守舍的。”

        “哪有魂不守舍,我才没有。妈你那边好吵,你们在干嘛?”

        “在学校操场,赵灿捐款600万修学校,现在在台上演讲。不是,你别扯开话题,你和他交往为什么要瞒着我们?”

        “没想瞒着你们,就是......没合适的机会说。”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和他咳咳咳......有没有那个。”

        “哪个?”

        “装傻是不是,就是问你第一次还在不在。”

        鱼幼薇沉默了几秒,鱼妈心中一凉,就知道是没了。

        阿依热差点就笑场,薇薇安脸刷的一下红透了,捂住阿依热的嘴巴。

        苏轻语低声恐吓阿依热,“你笑毛线笑,以后你也一样,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

        苏轻语愣了愣,好像我这话说得不太准确。

        电话那头,鱼妈轻叹一声,叮嘱鱼幼薇。

        “主要安全,别搞出人命了。”

        果然知女莫若妈,女人嘛更懂女人。

        “妈我们其实没那么勤......挺禁欲的。”

        噗嗤——

        阿依热,苏轻语,苁蓉是真的忍不住了,一下子狂笑起来。

        “反正年轻人火气旺,但是要有节制,要不然吃亏的都是女孩子。”

        “嗯,我知道了妈,我会注意的。”

        “呃,别让你爸知道你和他发展那么快,他老封建,要不然非冲上去和赵灿拼命,毕竟小棉袄嘛。”鱼妈倒是很理解年轻男女的那些事的。

        “挂了,你们几个慢慢玩。”

        鱼妈挂点电话。

        浴室里这才传出放肆的大笑声。

        阿依热这骚浪蹄子又开始说骚话了,“哟,薇薇安看不出来啊,你和赵灿还玩禁欲这套,他真的禁欲吗?”

        “嘁,当然,要不然那天也不可能把你认成我,一把就把凶兆给你扯了。”

        阿依热当场自闭。

        噗嗤——

        苏轻语和苁蓉咯咯的笑翻。

        “哈哈哈,又揭小砸婊的伤疤,小砸婊你老实告诉我们,当时我们要是不回来,你是不是就从了......”苁蓉道。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我也没想到他手速那么快,还不是在你薇薇安身上练出来的,我.......我当时差点吓哭了。”

        “好了,都是误会。”苏轻语说:“对了,薇薇安你妈说赵灿给你母校捐了600万?”

        “是啊,更巧的是,中午的时候,他还在我家吃饭......”

        “啊!可以这样吗?”

        “他也不知道是我家,当时..........”

        四个闺蜜是真的很要好的,要什么话都从来藏着掖着,薇薇安把中午的事情说了出来。

        ...

        ...

        海螺小学。

        鱼国华看着妻子握着手机回来,冷冰冰的问:“问道没有,到底是不是?”

        “薇薇安说他们才开始交往,关系还不稳,所以没告诉我们。”

        “哼,一看你就在说谎,认识你几十年了,你一撒谎耳朵就红。”

        幺爸两口子听这话,心里稳了,看样子台上的赵灿还真是薇薇安的男朋友。

        “哎呀,大哥年轻人感情你就甭管了,薇薇安和赵公子挺般配的,对了你刚才不还说什么小赵很不错,是个优秀的年轻人,你挺评比的,虽然感情线是乱了点,但是人嘛,难免有点缺点,这可是你刚才说的话。”

        “你懂得屁,又不是你女儿,要是你女儿找个绯闻满天飞的男朋友,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看看他们这种富二代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似的。那个王思明,一个星期换一个,赵灿是他兄弟,估计也差不了哪里去。”

        “瞧你这话说得,完全把刚才你的夸奖全部否定了。薇薇安和赵公子也交往了有半年了吧,也没分啊。”幺爸反驳。

        “半年才是最可怕的,什么都没了。”说着目光一瞪望向妻子。

        妻子打了个冷颤,“你要干嘛?”

        “他们发展到什么阶段了?”

        “女儿说......说上次和赵灿去看电影的时候,赵灿鼓起勇气牵了女儿的手。”

        “就这个?”

        “当然就这个,喂!鱼国华你什么意思,你难道还想我们女儿怎么不成?”

        “那就好,那就好,说明我们女儿还是又分寸的。”

        “嗯,挺有分寸的。”鱼妈握着拳头。

        “好了,我的发言到此结束。”赵灿礼貌的朝台下鞠躬。

        扫视一圈,头顶上的点赞值蹭蹭蹭的往上冒。

        目前已经972了。

        鱼幼薇父母头上的虚拟点赞值毫无反应。

        先不管他们,赵灿扭头望向其他几个没有点赞的村民。

        露出微笑,“老爷爷能给我点个赞吗?”

        “赵公子他们几个是老人院的,有哑巴,又耳朵不好使的。”村长说。

        那简单。

        赵灿把话筒放下。

        [养成系buff正在启用手语]

        赵灿熟练的用手语对这那几个聋哑人比划了几下。

        随后叮叮叮的.....头顶上的点赞值蹭蹭蹭冒了出来。

        然后那几个聋哑人双手合十感谢赵灿。

        “刘院长,他支支吾吾的比划什么?”

        “赵公子要捐30万给老人院帮助采购助听器,以及其他的设备,改善一下老年人生活环境。感谢赵公子感谢赵公子。”院长90°弯腰鞠躬。

        “不客气,应该的。”赵灿灿然的笑容。赵灿彻底的把最后30万也花光了。

        “好人啊。”村民纷纷竖起大拇指,不可否认赵灿的确是很有爱心的年轻人。

        [叮!鱼幼薇母亲虚拟点赞值出现]

        [当前点赞值999人]

        赵灿扫视一圈,全部都点赞了,有些点赞后离开了。

        现在全场就只有一个人没点赞,那就是鱼幼薇的父亲——鱼国华。

        不可能啊!

        叔叔对我印象挺好的,为什么不点赞啊?

        “喂,国华,小赵一直盯着你在看。”

        “我看到了!”

        滴滴滴——

        赵灿手机收到鱼幼薇的微信[阿灿,我爸知道了]

        [我看出来了]

        赵灿这下明白为何鱼国华的眼神里透着一种最珍贵的东西被人抢走的眼神。

        赵灿想了想,为了最后一个赞,得豁出去了。

        露出灿然的微笑,好想大声对鱼国华说,叔叔你能给我点个赞吗?

        哎!看样子是得不到点赞了。

        赵灿把话筒交给村长,转身下台。

        曹沃:“可以啊,演讲得挺不错的,收获一大票妈妈粉。”

        “还行吧。”

        “那个散会,个人把自己座位下面的垃圾带走,那个鱼国华留下来一哈。”村长说,“楞着干嘛,过来啊。”

        鱼国华瞄了一眼那边被企业家围着一顿吹捧的赵灿,回过头继续朝村长那头走去。

        “找我什么事?”

        村长拿出捐证证书给鱼国华。

        “老鱼看看吧。”

        “这是什么?”

        “捐证书,赵公子以你女儿鱼幼薇的名字为母校捐证的600万啊。”

        “真的?”鱼妈惊讶的凑上去看。

        “老鱼可以哦,这个赵公子刚才找到莫校长,一个劲的问你女儿以前读书怎么样,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家鱼幼薇。是个不错的富二代,一点都不浮躁,刚才还让人去购买了一批文具用品,发放给小学生。也都是说的是代替鱼幼薇学姐发放的,这种好男朋友,打着灯笼都难找。”

        “小赵还真的爱我们家女儿啊。”鱼妈最为激动。

        “是不错。”鱼奶奶点头,看向那边的赵灿。

        鱼国华还是有些感动的,叹息一声。

        [叮!]

        也就是鱼国华叹息的那一瞬间,虚拟点赞终于出来了。

        [叮!点赞1000,开启超级暴击奖励]

        “呼……终于搞定了。”

        [1——99倍暴击奖励请抽奖]

        [开始抽奖]

        [69倍暴击奖励]

        69?这个数值好特别哦。

        [正经数字,请尊重好吗?]

        “……”

        [共计捐款630万,69超级暴击翻倍4.347亿]

        [这是属于你的爱心馈赠,做好事不能亏了好心人,加油你会更加优秀]

        谢谢。

        [第一次收到你的谢谢]

        因为是公益活动。

        [既然你第一次说谢谢,系统我也礼尚往来,送你一份大礼,请在邮箱查收]

        哦?还有大礼。

        [打开邮箱]

        [萌宠卡]

        注:该卡系专属宠物卡,通过该卡可以绑定一个动物作为神豪的专属宠物,不限种类。

        也就是说老虎狮子都可以?

        [任何动物,蛆也可以]

        呕——

        刚才还说正经,这怎么又没正行呢?

        [抱歉,另外一个消息,最近可能要更新momo,升级到momo2.0版本,届时会有更全的功能上线]

        “......”

        [敬请期待]

        “活动完了,走吧,回江宁我请大家吃饭。”肖总走过来对赵灿以及曹沃他们说。

        “等一下,我去打个招呼。”赵灿朝校门口跑去,追上鱼国华一家人,笑呵呵的又喊了一声奶奶。

        “真乖。”鱼奶奶笑着说。

        “你是.......”赵灿觉得幺爸的媳妇有点面熟。

        “赵公子我是水上人家的服务员啊。”

        赵灿反应之快,“噢,我认得你,就那晚上我喝醉了,你给我递水,然后我妹妹来了把我带走的那位?”

        小红愣了愣,那晚上的是他妹啊?

        “幺爸你也见过的,之前在海湾,你不记得了。”

        “害!原来是你妹啊,我还以为是.......见笑了见笑了。”

        鱼国华听到这话,心里多少舒坦了一点。

        “小赵,你和我家女儿交往,你怎么不说啊。”鱼妈问。

        “我是想说的,可是她嫌我low,带不出来啊,我哪敢好意思自爆呢。”赵灿叹息一声,表情拿捏得死死的。

        “搞不懂你们年轻人,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你说你用我家女儿名义捐款,这太贵重了!”

        “没关系的,她是我女朋友嘛,作为男朋友,我也很想为她母校出一点力,呃......那个我的确是很有钱,但是钱嘛要用到实处,多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这才是我这种人该做的。”

        “嗯。”鱼妈越看赵灿越顺眼,这谈吐,这思维逻辑,这境界,简直了。

        “小赵啊。”

        “诶,奶奶你说,我听着勒。”

        “哈哈哈......”这一口一个奶奶叫的鱼奶奶心里美滋滋的,“你是了不起的啊,你是肖青鸢的后人,是伟人之后啊!”

        “奶奶你过奖了,我很普通的,我青姨也从来不把她当为人,青姨挺平易近人的,没有架子的。”

        “好啊,好啊。”鱼奶奶握着赵灿的双手不肯撒手。

        “妈,人家大巴车还等着他。”鱼国华说。

        老人松手,有些不舍。

        赵灿顿了顿,“奶奶你还没教我怎么做墨鱼干勒,晚上有机会去你家再蹭一顿饭,教我怎么做墨鱼干这道菜吗?”

        “当然可以,现在就回去,老幺还不赶紧回去杀只鸡,杵着干嘛!”

        “哦哦哦,我这就回去。”幺爸拉着媳妇就飞奔离开。

        “奶奶我先过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去吧去吧。”

        十分满意的看着赵灿离开,很欣慰的赞叹,“小赵不错啊,我们家孙女真会找男朋友。”

        鱼妈的脸上也是笑容满面。

        至于鱼国华,刚才一直观察赵灿,发现他并不演的,而且刚才老太婆不舍的眼神,赵灿离开就说吃了晚饭再走,小小的举动,倒是看得出这个小伙子的确是很有爱心。

        赵灿回到大巴车上,“各位企业家大佬,你们回去慢慢喝,那个老肖把大伙照顾巴适,我晚上已经有地方吃饭了,不用管我。”说完,拉着曹沃就下车。

        大巴离开。

        “你拉我下来干嘛,我又不喜欢吃墨鱼干。”

        “少废话,走。”

        折返回去。

        赵灿说:“奶奶这个是我同学,他也很想吃你做的墨鱼干,能一起吗?”

        曹沃很认真的点点头,“对对对,我也特别喜欢,呃,虽然还没吃过,但是特别想吃,奶奶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有机会有机会,你们年轻人喜欢吃就会,走吧,这就回家给你们做。”

        赵灿和曹沃跟在队伍最后面。

        曹沃一摊手,“演出费。”

        “别逼逼,带你来还会亏待你。”

        “嘁。对,跟着赵大公子有肉吃。”

        ...

        ...

        魔都。

        “真乖,下次我奖励你一个吻。”薇薇安趴在床上给赵灿打电话,听到他了刚才的事。

        “薇薇安快下来,青姨来了!”楼下厨房正在弄饭的苁蓉朝楼上喊道。

        “挂了,你姨婆来了。”

        挂断电话,鱼幼薇穿上拖鞋快步下楼。

        青姨和小优来喂乌龟的,对这只有历史的乌龟青姨嘴上说不在乎,其实比谁都在乎。

        四个女孩子虽然和青姨见过几次面,算是比较熟了,但是青姨气场太强大,四个小女孩还是很怕她。

        “菜都糊了!哎!”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苁蓉赶紧跑回厨房关火。

        青姨从厨房系着围裙的苁蓉开始看,然后是站在沙发旁的阿依热,再到苏轻语,最后是薇薇安。

        心里倒是为赵灿担忧啊,这以后吃得消吗?

        “你不是在横店吗?”青姨问薇薇安。

        “我一点钟坐动车回来的,那边试戏完了,太冷,我就回来了。”

        “冷就多穿点衣服,要不就停一段时间,小优这边再安排。”

        “不用不用,我能行的。”

        青姨笑了,“你们都站着干嘛,我老婆子还吃了你们不成。”

        小优搀扶青姨坐下。

        “青姨,小优姐,晚上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饭啊?”薇薇安问。

        么得感情的机器人姐姐是不会说话的。

        青姨笑了笑,“苁蓉做什么好吃的?”

        “四川菜,青姨你喜欢吃吗?”

        “还真是贤惠啊。那我就留下来尝尝你的手艺。”

        青姨微微笑了笑,倒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再次看看四个女孩子。

        一个贤惠,默默做饭洗衣服干家务的苁蓉。

        一个活泼开朗,多才多艺的西域美女阿依热。

        一个落落大方,典型的大女人,吼住全场的苏轻语。

        一个有个性,各种极限运动飙车、冲浪、跆拳道,对赵灿执着得要命的薇薇安。

        望向客厅周围的墙壁,倒也都是之前青姨送给他们的古董,全部都在这栋房子里,没有一个人私心作祟,据为己有。

        青姨都不知道自己的孙儿哪有那么命好。

        “小优,去车上一人给她们拿个包包下来给她们。”

        “不用不用。”几个女孩子慌忙摇手,“青姨你上次给的包包我们就够了,真不用。”

        “女孩子哪里会说够了,包包这东西能每天背一样的吗?”

        小优拿回来四个限量款的包包给她们四个。

        “谢谢青姨。”

        “不用谢。”

        青姨靠着沙发,喝着咖啡,看着对方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倒是想起来自己年轻时候在这座房子里和姐姐的一些往事。

        “对了,我明天是要回江宁了,你们四个谁有空要一起吗?”

        “青姨我和轻语要去横店,可能.......”

        “我要陪阿依热去成都面试广告,所以.......”

        “哦,就都没空吧,也好也好。”

        青姨又笑了,笑得很轻松,四个女孩子不知道她为何又笑。

        小优的嘴角也浮现一丝笑容,倒是知道江宁那边还有位最厉害角儿在那边。

        ...

        ...

        海螺村,鱼家。

        赵灿、曹沃两人在鱼家吃了晚饭,也就是晚上7点钟左右,大雪又下了起来。

        由于大雪,所以回城并不方便,坐幺爸的摩托上那必须得冻死。

        总不能睡在鱼幼薇房间吧。

        赵灿曹沃被鱼国华安排在村上的招待所。

        “今晚你们就睡这委屈一下。”

        “叔叔,不委屈。”赵灿和曹沃说。

        “那你们早点休息,明早我再来叫你们去吃早饭。”

        “行,叔你慢走。”

        目送鱼国华离去,赵灿和曹沃回到招待所。

        “阿灿,卧槽!你这下把我坑得够惨了,这破地方,还招待所,这名字就穿越到90年代吧。”

        “是挺老旧的。”

        摸摸水龙头,阀门都掉了。

        “........”

        “幸好又暖气。”

        关上屋子,曹沃一边抱怨一边给赵灿上药。武空空打电话来也是叮嘱赵灿换药的事,聊了几句就挂了。

        “赵灿,这里只有我们两兄弟,你给我说个实话,你和你世侄女武空空到底有没有事儿!”

        “我也跟你说实话,还真没事,我发誓。”

        “你们孤男寡女住在一起,就没有差枪走火?”

        “这样说吧,我赵灿是男的,是个男的都会去想,对不对?”

        “你继续。”

        “欲望必须要有节制,不可以因为过度的欲望导致整个人变得纵欲,当然这个纵欲不仅仅是性,也又其他的,比如权力、财富、车、房.......等等欲望,如果是那样一味的追求欲望,那样人就变成了欲望的工具,被欲望操控。”

        “哟!境界高哦,你有钱你说的都对。”

        “我去你丫的。”

        “继续。”

        “所以说,禁欲就是禁掉肤浅的欲望,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性,达到一种佛系的宁静安逸快乐的境界。”

        “?????”

        “也就是说,从心,遵从内心得初始,别被腐朽了。”

        “呃.......禁欲?佛系?那等我有钱了,我也试试。禁欲哥麻烦你借500块钱给我,我先还一下花呗。”

        “那玩意儿少用,没钱找我。”

        “呵呵。”曹沃这货从来没找赵灿借过钱,每次都是要换花呗的时候借来填一下,然后套出来还给赵灿。

        熄灯睡觉。

        半个小时后。

        咕咕咕——

        “阿灿你睡了吗?”

        “我睡着了。”

        “睡着了你还回答个毛线,我肚子饿了,我都跟你说了我不喜欢吃墨鱼干,你非要让我陪你,现在好了,大半夜的肚子饿得很。”

        “数星星就不饿了。”

        “数太阳都没用,你陪我出去买包泡面吧。”

        “招待所不是有泡面吗?”

        “刚才来的时候我就问了。没用。”

        “事真多,走走走......”

        床上衣服,缩着脖子走出房间,那一股雪风袭来,简直爽歪歪。

        “卧槽尼玛太冷了,吉尔都给我冻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