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手机版

澳客彩票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捉鬼续命在线分析 - 0363 炬火

0363 炬火

彩民正在分析:、、、、、、、、、、、
        这是哪?

        为什么雾气昭昭的看不清前路?

        我的魂魄虽然苏醒,但是并没有回归肉身,在这充满雾气的环境下迷茫着。

        按理来说现在应该在跟妖兽玩命啊!

        为啥子会出现在这里。

        “来了?”

        一道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回荡在我耳畔。

        我用没了小拇指的右手在雾气中挥舞,试图驱散这里所有雾气:“你怎么还能出现呢?”

        “想到这了,我就自然出现了。”

        声音对我没有隐瞒,沉吟一下继续说道:“你现在需要我的帮助,这次帮助以后我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我为什么需要你的帮助?”

        我就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剁掉右手小拇指,现在又需要他的帮助,那不是在自我否定价值观吗?!

        “因为你不够坚定。”

        声音像是很了解我似的:“信仰之灵这个东西好久没有出现了,没想到在这让你给碰见了。”

        “信仰之灵到底是什么?”

        “怎么跟你解释呢?就是一个人信念厚实坚强到一定程度就会诞神灵,有灵的加持他更知道自己的前路怎么走,怎么去完成自己想做想做好的事情,想抒发的情怀想实现的梦想,哪怕是披荆斩棘,哪怕是千难万险。”

        “同样,这信念不分善良,看所持有人的选择。”

        “而你的信念没到达这个程度。”

        “所以你会陷入魔障,会见到我。”

        声音一顿解释,我恍然大概理解信仰之灵的意思,但是身怀信仰之灵的总共有三个人啊!

        除去郑臣爆体而亡,猴咂并无大碍啊!

        声音轻而易举听见我的心声:“外面准备杀人的那小子可比你坚强多了,他信的东西是这个时代这个世纪最伟大的信仰,也是人类走到穷途末路最后的救赎。”

        “那我知道了。”

        别光看猴咂一根筋,但是偏偏这一根筋的人在认准某件事后是坚信不疑的,有好有坏的性格。

        “我现在送你回去。”

        声音说话听着有些疲倦:“能不能掌控自己的信念,能不能掌控自己的力量,还是在于你自己。旁人说的再多也是无益的,快些走吧,外面还等你呢,要加油哦!”

        话音刚落,雾气消失。

        这个环境空间像是负号和正号互相排斥一般把我推回到现实世界,把我的魂魄送进肉身。

        一睁眼,漫天后天浊气在告诉我,这特么不是梦境,有更加难搞的事情在等待着我去解决。

        猴咂咬牙切齿蹲在我旁边,卸下旅行包。

        我听见石头缝外面那嚣张至极,叫喊吵嚷要毁灭世界的声音,心头一阵烦躁。想起身去到石头缝外面与其决一死战,但是发现自己肉体像是被铁锁束缚住,无法动弹,只能开口与翻旅行包的猴咂沟通:“现在是啥情况?”

        “有个老jb灯说要毁灭世界。”

        猴咂头也不回的回答我,手中动作不停的把灵幡棍子接好,穿上旗帜再将灵幡依靠在墙上,卸下腰间悬挂的唢呐,放到我脚下:“燚哥,这唢呐是我家的传家宝,祖祖辈辈得有一百多年历史了。你帮我照看好,要是特么的我今天死在这了,这个唢呐就能当我衣冠冢了!”

        “你要干啥?!”

        我突然发现猴咂的眼神已经钻进牛角尖,那股子拿砖头子把阴差整张脸抹平的疯劲再次涌现。

        “操他妈的!”

        猴咂没来由的啐了一口,用手指头不停戳自己胸口,每句话铿锵用力跃过石头缝外的叫声到我耳朵里:“哎呦我就真操了!你听听那个老jb灯说要干啥?!他说他要毁灭世界!哎呦我真就操够够的了!这尼玛都二十一世纪了!帝国主义都特么被打跑多少年了!红旗都也高高挂在旗杆上了,咋特么还能有这么多不知死的妖魔鬼怪呢?”

        “你别自己一个人去,等等我。”

        我想去挣破枷锁,因为我知道这鬼怪不是一般脏东西能够比拟。虽然猴咂单兵作战能力很强,但是终归是死亡几率更大一些,我不能看他死在我眼前。

        “你先躺着吧,我自己一个人够用!”

        “很快,我马上就能……”

        猴咂忽然抓住我胳膊,眼底是疯狂与清明交替,他用交代后事的口吻说着:“燚哥,我忍不了!碰着这样装逼卖老的,我肯定得把他干倒!这是我家的组训,我太爷是这么教我爷的,我爷是这么教我爸的!我爸临死前是这么教我的!我绝对不允许我家世世代代祖祖辈辈守护的土地让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傻逼给污染。”

        说完话,猴咂松开我,拿起灵幡就要往外走。

        就在此刻,我终于知道我因果眼为什么看到猴咂会鲜血淋漓倒在地面一动不动快要死了,也知道为什么他会折寿数十载了。

        不能让他死。

        不能让他死在我眼前!!

        我心急万分突然伸手抓住他裤脚:“听我的,我有办法!你真的会死你懂吗?你忘了你做的噩梦了吗?!”

        “今天哪怕死了,也是我的命数了。”

        猴咂抬脚甩开我手掌,一脚踏在石头沿,跳跃到石头缝外面的世界,我无助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像是被用钢针戳破了心中顶着的气:“回来!你他妈给我回来!!!”

        翻出石头缝的猴咂手持灵幡,看着不远处仍在瞎鸡儿咆哮的鬼怪,泰然自若,面不改色,从裤兜里掏出库存留下的罗刹鸟符咒贴在额头忍者护额。

        在此时,猴咂想起一句话。

        一位敢于献身,敢于戳破窗户纸,前辈先贤的话!

        愿我等华夏青年都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之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如萤火一般,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猴咂怕死吗?

        当然怕!

        要不然一路走过来他不会比我还谨慎。

        只不过在祖辈的教导上,他知道有些事需要自己做些什么,哪怕做的事是要付出生命,哪怕是没人记得。

        今天哪怕是特么死了。

        猴咂下到地府见着列祖列宗,也有勇气跟自己的长辈说,自己在今夜变成了光。

        守护世道的光!!!

        为自己鼓起最后一口气,猴咂猛然上前两步,挥舞灵幡像是在千军万马中孤军深入热血搏杀的将军,只不过这将军谈吐不太干净,故意满嘴脏话吸引诡鬼怪注意:“老jb灯!往这看,你爷爷特么的在这呢!”

        “??????????????????????!!!”

        鬼怪抄起一块巨石砸向猴咂,虽然身体很是笨重,但是身速度不算缓慢。猴咂见巨石砸来,立马把灵幡插在地面让其不倒,随后欠身倒地翻滚多避开攻击,并且嘴里有功夫回应鬼怪说的藏文“???????????????????!!!”

        “人类,臣服于我吧,我封你为祭祀!”

        鬼怪一石头过后没再攻击猴咂,他心惊猴咂居然能听懂他的话,还会说藏文。心里头也在揣测,猴咂所说的党是什么?什么时候出现让一个人如此坚信的信仰?

        “骷髅啊~”

        猴咂双手结成自家门派独有的聚阴印,想要实际行动告诉这个鬼怪,臣服nmlgb!

        此地因为鬼怪的存在,阴气强横到进化成了后天浊气,导致磁场更加倾向于鬼怪,变成鬼怪的主场。

        但是!

        猴咂所修之法是阴法。

        后天浊气远比阴气要伤猴咂身体,可是猴咂能够调动,以后天浊气所凝聚出来的鬼身远比阴气强太多。

        “十类伤怀,孤魂野外,无依无靠,路倒死埋,苦哀哉,家乡遥远,为什么不得回来,抛别了儿和女,丢下了好家财,可怜见,一命死在他乡外,家中的儿的女,望你早早回来,谁想你今宵,在此赴香斋,我佛如来,脱苦沦起三界。”

        余下的后天浊气向猴咂靠拢。

        而猴咂原本瞅着就略显苍老的脸颊,平添些许皱纹,不再像是一个二十郎当岁的青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