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手机版

澳客彩票 - 修真仙侠 - 不要逼我用大号在线分析 - 281 轮到你了

281 轮到你了

彩民正在分析:、、、、、、、、、、、
        陈洛听了骆家宾的解释之后,双眼立刻发直。

        他已经再没有能为自己送死的手下了。

        若真是按照骆家宾的赌法,自己岂不是要死在这醉花阴里?

        明明如今陈洛形势大好。

        太子已经薨逝,自己是名正言顺地唯一皇位继承人。

        而且叔父勤王还为自己将最在意的身份也修改了过来。

        他到底为什么要脑子一热,跑来找骆家宾印证?

        光是印证也就算了。

        竟然还是被那家伙三言两语相激,同意与他打赌。

        如今他几个手下都已经死了。

        若是认输,便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多年积攒的黄金和父皇赐予的玉佩都输出去!

        但若是此时反悔,那他就更加要在众人心中留下把柄。

        都说君无戏言。

        陈洛要是出尔反尔,如何能让天下人信服?

        更枉论继承皇位了!

        陈洛就算再蠢,也已经意识到自己一路都是被骆家宾牵着鼻子,踩进了陷阱。

        但如今的陈洛骑虎难下,无法后退。

        失去所有的金子,和失去威信。

        这两者都如要了陈洛的命一般。

        最终陈洛心头一横。

        身体里燃起了赌徒才有的热火。

        干脆就和骆家宾赌一赌!

        说不定他小子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这时候的陈洛,眼神变得冰冷刻毒。

        他看着骆家宾道:“好。我和你打赌。

        但是必须由你们的人先喝。”

        骆家宾听了哑然失笑。

        他原来还担心陈洛会留有什么杀手锏。

        却原来是赌一个对方先中毒的机会。

        骆家宾点点头道一声:“好。”

        虽然他最为得意的光头武者已经死了。

        但是跟在骆家宾身边,愿意随时为他赴死的侍卫还有几人。

        骆家宾还真不信陈洛的运气这么好,能够一路将自己几名手下都喝死。

        骆家宾正要指派身边的侍者。

        谁知在一楼舞台上,陈攻仰天道一声:“不用再寻别人。

        就由我来赌酒。”

        这一句话,却是让所有人都愣然。

        与刚才斗狠不同,喝毒酒可是不看你武功高低。

        只要运气不好喝下毒酒,就是要死的!

        怎么这陈攻竟然如此托大!

        陈攻独自一人站在一楼的舞台上。

        虽然有许多人用惊异的眼神看着他。

        但是陈攻始终面色平静,不含一点犹豫。

        这淡然的神色原原本本地映入骆家宾眼中,最后他只得叹息一声。

        陈攻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这一点骆家宾早就已经明白了。

        他既然愿意出战,必定是有必胜的计策了。

        或许陈攻只是不愿意自己手下那些侍卫无辜枉死。

        这才主动出战赌酒。

        既然这是陈攻的主意,骆家宾自然不会违抗。

        只是他刻意想要送给陈攻一份礼物。

        却没想到全成了陈攻自己凭本事得到。

        今天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骆家宾还要再想一个足够好、足够珍贵,能够配的上陈攻的礼物才成!

        却猜不出到底有什么样的礼物,能够配得上陈攻这样的英雄呢?

        而陈攻主动说出要赌酒这事,倒是让二皇子陈洛心中一快。

        他如今已经做好豪赌一把的决定。

        若是老天足够优待陈洛,能让他赢的同时,还将陈攻这贼子杀了。

        那就再好不过了。

        像是被各种情绪冲昏了头。

        在瞩目之下,陈洛努力控制着发颤的身体,一步一步从七楼的楼梯上走下来。

        所有人都带着幸灾乐祸的眼神看向陈洛。

        特别是那些已经猜出陈洛身份的人。

        他们大多躲在暗处,只想看完今天这一场热闹,到底要如何收场。

        下楼梯的路再长,最终还是要走完。

        当扶着楼梯的陈洛,双脚踏上实地,他不由被周围的气息呛得直皱眉。

        他一直坐在七楼包间之上,呼吸着上层的空气。

        没想到在这一楼的舞台上,恶臭的气味竟然如此强烈。

        血肉模糊的尸体和烧焦的尸体都没有被人抬走。

        以最可怖的方式横陈在舞台周围。

        而又有一些醉花阴的龟公们依次抬上了十张小几。

        每一张小几上都放着一枚锦盏。

        每一个锦盏都长得一模一样,里面也都有琥珀色的酒浆,在烛火下耀着一层层的光辉。

        显然在这醉花阴中,还真是经常有这样搏命的赌局。

        就连各种器具,醉花阴也早就准备好了。

        眼看一楼准备完毕,站在七楼之上的骆家宾对陈洛道:“这十杯酒中,只有一杯毒酒。

        毒酒见血封喉,沾唇即死。

        但到底哪一杯是毒酒,就连我也不知。”

        听了骆家宾的话,陈洛只对着半空冷哼一声,并不答话。

        接着他用阴冷的眼神看向陈攻,道:“你选吧。”

        陈洛绝不会忘记刚才和骆家宾说定的。

        由骆家宾一方先喝酒。

        陈洛确实没有任何赢面。

        只能赌一个对方先一步毒死。

        而陈攻则是面色从容。

        他走到左数第一个小几前,端起一杯酒仰头喝下。

        周遭一片寂静。

        人人都紧紧盯着陈攻。

        直过了十息时间,陈攻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既不抽搐倒地,也没有痛苦叫喊。

        看来他喝的第一碗酒,就是寻常美酒了。

        不知为何,大家都是常常松了一口气。

        陈攻用平静的目光看向陈洛。

        似乎是在用眼神告诉这位二皇子:“轮到你了。”

        陈洛哪里会不懂?

        他的面色更加发白。

        也不知道是靠什么力量驱动,陈洛伸手拿起一碗酒。

        由于手指颤抖,酒水撒出了不少。

        最终陈洛只端起酒盏抿了一口。

        心脏狂跳之下,终于熬过了十息。

        这其间,他甚至感觉到身体发烫、奇怪的抽痛。

        但是最终陈洛还是站在原地。

        看来第二碗酒仍旧不是毒酒。

        这时候陈洛才长出一口气。

        他知道刚才得发烫、抽痛都只不过是自己心中作用罢了。

        陈洛再次看向陈攻,心中暗暗祈祷:“快让这小子喝下毒酒!赶快结束这场比赛!”

        而陈攻并没有让大家多等待。

        他接下来又随手拿起一碗酒,干净利落的仰头喝下。

        这一次,人群中爆发出阵阵喝彩声。

        大家几乎不再等待陈攻是否会毒发。

        似乎众人都已经确信,陈攻是不会死的!

        陈洛没想到陈攻喝酒竟然这么利落。

        他在众人叫喊声的逼迫之下,终于还是颤抖着手又取了一盏酒,抿唇沾了一点。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存心戏弄。

        这两人虽然一个干脆利落,一个拖泥带水。

        却都没有人因为毒酒倒下。

        转眼之间,陈攻已经将第九盏酒水也仰头喝下。

        如今舞台上只剩下最后一盏酒。

        所有人都用看好戏的眼神看着舞台上二人。

        陈攻面上带着些许笑意,对早就面无人色的陈洛道:“轮到你了。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