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手机版

澳客彩票 - 都市言情 - 唐枭夏薇夜在线分析 - 第668章:只要你能留下来

第668章:只要你能留下来

彩民正在分析:、、、、、、、、、、、
        是他的错,他不该在决定要召开记者招待会之后,回去安排那些事情,而是应该直接找到她,强势的拉着她,跟她解释清楚前因后果,并表明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才是。

        “你咬吧,如果这样能让你的心里好受一点的话,你就尽管咬吧,就算你把我的骨头都咬碎了,把我的皮都咬下来,我都没有二话。”

        这是他欠他的,是他没有及时跟他解释清楚,要应该承受的报应。

        唐霄一如既往宠溺纵容的语气,却没有让夏薇夜的心底升起丝毫幸福甜蜜的感觉来,此时此刻看着他一脸温柔瞧着自己的样子,他心里唯一的感觉就是讽刺,他们两个现在是什么关系,他凭什么还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混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夏威夷松开了唐枭,却并没有再转身离开,而是突然像是疯人一样上前拼命地锤打着唐枭“你知不知道我好不容易才对你敞开了心扉,才愿意相信我们之间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让我承受这样的耻辱?

        为什么偏偏是星冉,我在心里不住地告诉自己,即使这个人是别的女人我也可以接受,可为什么会是她,你不会不知道这么多年来我跟她之间的恩怨,为什么还要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我?”

        “她没有怀上我的孩子。”

        唐枭制不住夏薇夜狂的手舞足蹈的手臂,干脆直接强势的把他一把抱到了怀里,紧紧的抱着。

        到闻到他体内特有的腥香之后,他才仿佛终于说服了自己,他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怀抱里,天知道当他方才接到电话说她要离开的时候,他的心里有多慌张,有多害怕他们之间的缘分就止于此。

        “你撒谎。”

        夏薇夜自认为自己不是个傻子,自然不可能,他说什么自己就相信什么。

        即使是被唐肖抱到怀里,即使他的心里明明很清楚,自己很贪恋这个怀抱。

        但是只要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女人,怀着他的孩子,他还是毫不犹豫的要挣脱唐枭的怀抱。

        然而唐枭好不容易才把自家丫头追了回来,他当然不可能就这样放手。

        无论夏威夷怎么挣扎,他的两条手臂都像是铁箍一样紧紧的箍着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放手。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

        “你这个混蛋,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你还让我怎么相信你。”

        难不成他相信他夏星冉,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就会消失不见了?

        她没那么天真,更不想一辈子都做一个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傻子。

        “夏薇夜,别人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

        你就断章取义取义的,把我看成了一个陈世美,却忘了我之前对你说过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相信我,难道我在你的心里应该对你信任的程度,还比不上夏星冉那女人吗?”

        笨女人,今天为什么既没有看电视也没有看手机。

        更没有听到记者就招待会的消息。

        就不断坚持的把它当成了是夏星冉肚子里的那个孩子的父亲,好就算如他所猜测的那样,夏薇去找过她,跟她说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可是他身为自己的女人,难道不是应该毫无条件的相信自己吗?

        为什么仅仅只是夏星冉去她面前随随便便的挑拨了几句,她就相信了那女人的话。

        这个该死的丫头,平常看上去挺精明的,为什么每次面对感情的问题都像是一个白痴一样,他真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

        “你……”“薇夜,你快看!”

        夏薇夜皱着眉头正打算要说些什么,但小芳却突然介入到两人中间,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夏薇夜。

        而上面播放着视频,正是今天记者招待会上的重播。

        看着夏星冉就如同是一个疯子一样,在台上不停的上下乱窜、夏薇夜惊恐的瞪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我早就跟你说了。

        这个孩子不是我的。”

        唐枭在一边开口。

        夏薇夜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说话的语气里都带着从未有过的委屈。

        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唐枭之所以搞了这一出,一来是想要惩罚一下夏星冉母女的贪心不足和痴心妄想,而从另外一种眼光来看,这里面也不无要替她出气的成分。

        想到自己之前这样冤枉人家,夏薇夜就越发的觉得心虚了起来。

        可是这个根本就不能怪他好吗,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怎么可能会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接下来要怎么做。

        像是看出了她心里的想法一样,这次的唐枭倒有些不客气了起来。

        直接呛声道:“我跟你解释过的。”

        言下之意很明白,当时她根本就听不进自己的解释。

        甚至还理所当然的。

        把自己当成了新世纪最大的渣男。

        渣男?

        呵呵真是可笑,他唐枭这辈子什么都做过,就是没有当那什么见鬼的渣男的潜质。

        "我我我!"夏薇夜张口结舌,终于在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有口不能言。

        她承认自己之前的想法不但极端,更加可笑。

        可是,让她给这个叫自己伤心了这么长时间的死男人道歉。

        还别说,在自己心里的委屈没有完全消失的情况之下,她还真是有些说不出口。

        于是,强词夺理道:“唐枭,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既然知道那报纸根本就是子虚乌有,那么你当时就应该极力的解释清楚当时没有好好的解释,说来说去,还是你自己心里有鬼!”

        “我有什么鬼?”

        唐枭大叫,他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样无理取闹的人。

        更加没有见过这个世界上。

        居然还有敢跟自己无理取闹的人。

        更重要的是,明明知道夏薇夜讲话的确是很没有道理,可偏偏他还什么都不能说。

        不是因为他是个男人,不能跟女人一般见识,而是因为这个女人是自己的丫头,但凡她稍微有一点点的难过。

        他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样。

        想到这里,唐枭对于夏薇夜这幅就是把他吃的死死的样子,越发的认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