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手机版

澳客彩票 - 网游竞技 - 大神男友有点直在线分析 - 第237章 暖手

第237章 暖手

彩民正在分析:、、、、、、、、、、、
        有幸昨天晚上没睡好,真的一点都没睡好,因为何其也没睡好,两个人都是翻来覆去的,结果就是两个人大半夜的聊天,聊着聊着,两个人都更睡不着了。

        “你是不是睡不着啊。”有幸是掐着声音,小声的问的,因为她真的没听到何其平时睡着平稳的呼吸声。

        “你也没睡着?”何其的声音也很轻,听到开灯的声音,以及悉悉索索像是拉被子的声音一样。

        “我是不是把你吵醒啦?”

        “本来就没睡着。”

        “你也会失眠?”

        何其反笑着说:“你才是吧,平时沾着枕头,不用数321就马上睡着了的,怎么睡不着了啊?”他还不了解吗?每次都说我睡了,那就是真的睡了,还是不会像别人还要看手机,就是真的沾枕头就着。

        “我刚刚脑子里闪过好多东西,心里一下子好低落就睡不着了。”越说越觉得难受,何其一下子坐了起来,“你是不是快来大姨妈了?”

        他查过资料女生快来生理期之前会心里很低落,再加上有幸本来就有轻度抑郁,很容易心情低落,这个时候需要好好疏导她。

        所以他要先确认有幸是激素导致的心情不好,还是又发病了,自从和她后妈他们没接触之后,有幸的病情好像稳定了不少,只要不触到那个点,已经不会很难受了。

        “我还有半个月呢。”有幸脸红的说着,“我觉得我还是要去看病的。”

        “有幸,你开门。”

        还没了解怎么回事的有幸,很听话的开门了,何其直接窜了进来,明明几个小时前才见过的呀,“去床上睡吧,我陪着你。”

        “你就不怕被发现。”

        “凌晨三点除了你和我还有谁没睡觉?快去吧,等你睡着了,我也会去了。”

        有幸乖乖的躺回了床上,何其轻轻的拍着有幸的背,“睡吧,我陪着你,没事的。”

        其实他在有幸更睡不着了,整个人都超级紧张,而且那么冷的天,何其就穿了件卫衣坐在自己这里,会不会特别冷?

        “何其。”

        “不要说话,睡觉。”

        “我可以把被子让你一点点,你可以把手手放里面,比较暖和。”有幸完全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黑暗中,她的眼神更加的明亮,何其一只手伸到被子里,拉住了她的手,可以感觉到他的手还是凉凉的。

        “不准说话,快睡觉。”

        不再说话,闭着眼,可以感觉到何其的呼吸声,整个人有种非常安心的感觉,“何其,手手好暖啊。”嘴里嘀嘀咕咕的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傻瓜,这个时候还说梦话。”摸了摸有幸的脸,月光下,她睡得不安稳,抓着自己的手怎么都不肯放开,“何其,你不要走。”说完这话,眼泪还忍不住的落在了枕头上。

        自己的脸靠近她的脸,听着她小声的呢喃,“我在的,我一直在你身边,我不会走的。”

        很多年后有人问过何其,你为什么会喜欢有幸,他依稀记得以前学习古诗词里的一句话,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自然这个是后话了。

        有幸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很好,没有之前怎么都睡不着的感觉,一下子就睡着了,梦里还有何其。

        何其?那我自己还是不是拉着他?他回不去了?有幸直接坐了起来,看到周围都没人,桌上放着一个袋子,有幸走了过去,才发现是早餐,何其留下的吗?

        看了下时间,已经中午了,吃了几口,直接跑了出去,好在她的这个工作不用打卡,不然铁定天天迟到,她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完就好。

        到了楼下,还是能听到几个人在哪里喊:我擦,这个位置,神了呀,或者是你能别挡路吗?

        还是这般热闹。

        “我先去把二队的事情搞定吧。”走到楼下二队的训练室,二队队长还是那么谦和,“有幸,来记录资料啊?”

        “是呀,月中了啊,每个月例行公事哦。”有幸还不忘开玩笑,“速度把你们的训练量还是属于交出来。”

        “像极了土财主。”二队队长被说笑了,一一和有幸交接了一下,“恩恩,二队还是一如既往的十个小时呀,可以的,魏毕刚来,和大家还算合得来吗?”

        “还可以吧,只是刚刚到,还需磨合吧,每个人的习惯始终不同,他的表现欲还是颇高了些,太容易冒头。”二队队长说完,还忍不住看了一眼魏毕。

        “人还是很努力的,只是性格上…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你是老队员啦,我也相信你会以公正的眼光去判断,你觉得有什么问题直接和我说就好,毕竟也要参考你的评判啊。”

        “还需观察,不是要半年一评定吗?有幸就别让我那么辛苦几天都评定哟。”他还撒娇不愿意多说,有幸点点头:“了解了,我看了下数据,其实这段时间,他的数据还算比较稳得,也是上升的态势吧,之后还是要看团队的磨合。”

        “有幸已经越来越专业了。”

        “哪有,我也只是知道这些吧,好了,我上去看看一队情况,你有事情再联系我。”有幸上了楼,米蓝迎了上来,“有幸姐姐来了呀,我刚刚还没看到你呢。”

        “刚刚我二队了,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呀,我只是一个早上都没见到有幸姐姐,还以为你还在生病呢。”

        有幸笑了笑说:“我好多了,谢谢关心啊。”

        不想再多说什么,准备去训练室,米蓝忽然说:“我好佩服有幸姐姐的耐心哦,队长那么直男,说话那么毒,你还能忍那么久。”

        “他只是说话直了些,其他倒没什么大问题吧,而且,他说那些话,你确定不是别人怼了他,他反击的吗?”

        “是吗?我还一直以为队长是个直男呢。”

        “他就是一个大直男,所以呢?”

        米蓝忽然一笑,对着有幸背后喊了一声:“队长,你怎么来了呀。”

        “我听到有人说我坏话,我来瞅瞅而已。”何其的声音似乎带着笑意。

        米蓝装可怜的说:“有幸姐姐说你是直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