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

澳客彩票手机版

澳客彩票 - 其他类型 - 盛世倾颜之毒妃归来在线分析 - 第六百四十三章 大结局前篇

第六百四十三章 大结局前篇

彩民正在分析:、、、、、、、、、、、
        “但据小七了解,自从这位新帝掌权之后,华玥国上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现如今他们的国力恐怕不容小觑。若贸然出兵,两国交战,咱们未必能有把握胜。”

        “况且咱们还是理亏的一方。”

        “一国衰败,岂非朝夕之间便能弥补回来?儿臣愿请命出战,一雪前耻。”夜辰轩跪下俯首,言语铿锵道。

        二十四年前北辰国战败,不得不宣布两国休战,这可是北帝的心病。

        “好,不愧为夜家嫡子,血性方刚!父皇允了!太子领兵出战!”

        “儿臣定不辱命,显我北辰国威!”夜辰轩得意一笑,早已胜券在握,仿若已经看到自己凯旋而归的光荣时刻。

        小丫心知,这一战已经避无可避,“可就算咱们北辰赢了,也赢得不光彩。若小七先去查明真相,揪出这暗中捣鬼之人,咱们赢了也光彩。”

        “好,有天命之女上战场,必定大振士气!此战必胜!父皇允了!”

        凌城外。

        一袭红衣的小丫踩在黄沙之上,冷冷问道:“在哪里发现华帝尸体?带本宫去看看。”

        “是。”那侍卫领着小丫和弯弯等人,走了好长一段路。

        “禀七公主殿下,就在这里。”

        小丫环顾四周,一切痕迹都被黄沙抹去,什么也没有。

        “你们可曾见到他尸体?”

        “未曾,尸体是被莫西郡守城的侍卫带走了。”

        小丫遥望眼前那片金色的沙,被风卷起,呜呜作响,如同鬼魅的哀嚎。

        临走的时候,自己还故意将玧令还给他,就是担心这一路上凶险万分。万一北辰国也有他的势力,也有他的魅影,也可护他周全。

        小白白,你千万不能有事。

        我早就原谅你了!

        只是自己不肯承认,放不下自己的那份执拗。

        莫西郡城门外。

        黄沙漫天,一辆马车缓缓驶近。

        城门上守城的侍卫喊道:“来者何人?!”

        “陛下驾到!还不速速开城门迎接!”辰逸的声音。

        “陛下?!哪儿来的大胆狂徒,竟敢冒充陛下!”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爷爷我就是陛下身边的一等侍卫,天下第一快剑手——辰逸!”

        “你说你是陛下身边的一等侍卫,你就是?!怎么证明?!”侍卫满嘴不屑道。

        辰逸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掏出白陌染赏赐给他的令牌,纯金的,平日里他保护得可仔细了,生怕磕着碰着半分。

        放在手里摸了又摸,随后亲了一口令牌,“宝贝儿,就委屈你片刻,让你去亮瞎那些人的狗眼。”

        “嗖——”

        “嘭——”一声,一枚金色的东西打在城墙上,嵌在那侍卫刚好能拿到的位置。

        那侍卫用了好大一番力气,才从城墙上取下那块令牌。

        看了又看,随后惊喜道:“果然是陛下的贴身一等侍卫!快开城门!”

        “慢着!”萧楠的声音制止了激动不已的侍卫。

        “陛下已经死了,尸体皆已被找到,陛下的贴身一等侍卫为何会活着?他分明是拿着令牌的北辰奸细,此举是为了骗咱们开城门,将咱们一网打尽!”

        那侍卫一想,“萧守城尉果然英明!属下差点被他骗了!差点酿成大错!”

        萧楠眼中杀意沸腾,冷唇微启,“兄弟们!将这个北辰奸细射杀!让他有来无回!”

        “是!”弓箭手纷纷对准城门下的马车。

        辰逸本以为会等来对方目瞪口呆的表情,然后再将自己恭敬的请进城去。可没想到,等来的是千万支疾风而来的箭,想要他的命!

        “硁硁呛呛”挡下朝马车射来的箭,“少爷,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看来,问题就出在这里。”澜鸢不慢不急地撩起马车帷帐,白陌染缓缓从里面走出。

        “直接上城墙。”白陌染冷冷丢下一句,便脚尖一垫,腾空而起。手中的折扇将箭支打落,未伤到他分毫。

        辰逸、澜鸢、孜鸢也纷纷踏箭而飞,纵然万箭齐发,也未伤到他们分毫。

        萧楠见一袭白衣的白陌染神速一般飞上城墙,便亲自拿起箭,全力拉弓,瞄准白陌染。

        “嗖——”一声,杀气腾腾的箭直直得朝白陌染射去。

        白陌染早已察觉到这股强烈的杀意,两只纤细的手指轻轻夹住那支疾箭。伴随着那支箭带来的杀意四散,震飞他的三千青丝,肆意飞扬,宛若利剑。

        他嘴角扯起一抹冷意,将手中的箭射回它射来的方向。

        “啊——”一声惨叫。

        白陌染落在城墙之上,衣袂飘飘,猎猎生风,周围满布肃杀之气。侍卫围着他,举刀指着他,却未敢上前半步。

        他冷眸蔑然,瞧见了被箭支射中手臂的萧楠。

        辰逸等人纷纷落在白陌染身旁,“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陛下驾到,还不跪下!”

        “陛下?”侍卫们纷纷诧异。

        “陛下不是已经驾崩了?”有侍卫疑问道。

        “放肆!陛下安然无恙,你竟敢诅咒陛下!”辰逸怒道。

        “陛下的尸体都已经找到了,已经在运回郾城的路上。你们冒充陛下,有何企图?!”萧楠捂住自己受伤的手臂,厉声问道。

        “站在你们面前的,才是如假包换的陛下!”孜鸢冷冷道。

        城门下,刚赶来视察的吴用粗犷的声音问道:“发生了什么?”

        “回吴将军,刚才城门外来了几名自称是陛下的北辰国奸细!”

        “陛下?”

        吴用忽然想到了什么,快步冲上城墙上。侍卫带回来的陛下的尸体确实与陛下长的一模一样,但吴用总觉得,陛下没那么容易死。

        当初在黑涯寨,仅仅凭借着二十九人,便将五千人马的黑涯寨一锅端了!有如此厉害的暗卫保护,什么人能将他伤得体无完肤?!

        况且,自己见过陛下出手,他的武功,深不可测。要想伤他,难于登天。

        “吴将军!”

        “吴将军!”士兵恭敬道。

        吴用望着那人背影,长身秀立,英姿飒爽,一袭白衣风姿卓越,关键他发髻上戴着的白玉簪子,让他此生难忘!

        那根扎过自己手臂的白玉簪子!

        白陌染回眸,淡然望着吴用,薄唇微抿。

        “噗通——”一声,吴用跪在地上。

        这眼神,凌冽而深不可测,只有陛下才能让他暗然生畏,“末将拜见陛下!”

        “陛下?”

        “真是陛下?”

        周围的守城士兵皆面面相觑,随后迅速跪下,生怕跪晚了,便会掉脑袋。

        “拜见陛下!”

        “拜见陛下!”

        当然,这众人中,也包括手臂受伤的萧楠。

        “刚才是谁下令放箭?!狗眼瞎了,爷的令牌都不认识吗?!”辰逸怒道。

        接下辰逸金令牌的士兵跪着向前,将手中的令牌奉上,“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辰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在下这一次。这是您的令牌。”

        “你下令放的箭?”辰逸一把抓过金令牌,放在手中仔细打量了一番,冷冷问道。

        “是属下!属下担心是北辰国的奸细拿着一等侍卫的令牌骗咱们开城门,故而才下令放箭,请陛下恕罪!”萧楠一脸紧张解释道。

        白陌染自然认出了萧楠,这个曾经火烧望月楼,企图杀手小丫的人,最后烧死了自己的亲妹妹,关入大牢之后,便疯了。

        原来不是疯了,而是悄悄跑到了边境之城。

        “你的思虑,不无道理,恕你无罪。”白陌染居高临下道。

        他并未拆穿萧楠,只是想看看他究竟想出什么幺蛾子?会不会与找到假冒自己的尸体有关系?

        “吴将军。”白陌染冷冷道。

        “末将在!”

        “传令下去,朕出现在莫西郡的事,不能走漏半分。”

        “是!”

        莫西郡外三十公里。

        密报传入夜辰轩的帐篷中。

        “太子殿下,华帝已经安然回到莫西郡!”剑寂乃龙战将军庶三子,此次奉命随太子出征。

        “这个消息暂时压下来,不能走漏半分。看来,此时再不出兵,恐怕就没机会出兵了!”夜辰轩担忧道,他绝不能放过这个建功立业的好机会。

        “可两国交战,边境百姓必然受苦。”剑寂严肃道。

        “有时候,为了更大的利益,小部分人的利益是可以牺牲的。趁着华玥国如今根基未稳之时,一举灭国。以后,这里都是咱们北辰国的国土,不再是边境。那么,他们便永远也不会再受战乱之苦。”

        剑寂沉默不语。

        “咱们的秘密武器,准备得怎么样了?”夜辰轩冷冷问道。

        “已经全部准备妥当,可是……殿下真打算用如此残忍的武器?”

        “若非到逼不得已之时,本王自然不会用它。只是有了它,本王才有了必胜的把握。”

        剑寂浓密深蹙,并不再多说。

        “传令下去,明夜突袭!”

        “是。”

        另一个帐篷里,一袭红衣的小丫愁眉不展。

        “姐姐,您就吃点吧,身子愈发消瘦了。”弯弯盯着桌上一夹未动的菜,劝慰道。

        “弯弯多吃些,你如今正在长身体。”小丫垂眸抚摸着手腕上的羊脂玉手镯。

        “姐姐,白哥哥现在一定在某个地方,精心谋划着一场惊天大局,说不定那尸体是他故意弄出来糊弄人的。白哥哥内力深厚,武功高强,一般人根本伤不到他分毫,姐姐不必担心。”

        小丫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也会遇到危险,他也可能真的会突然消失不见,突然离开自己。

        她总以为,他会一直都在。

        如果,他还能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一定不顾一切拥上去,紧紧抱住他。

        莫西郡。

        某个帐篷外,有一个黑影鬼鬼祟祟。

        忽然,一只信鸽展翅飞起。

        “嗖——”一声,那只白鸽被一支箭射中,“咚——”一声,落在地上。

        放鸽之人正想逃跑之际,却发现为时已晚,他早就被一群人团团包围。

        “禀陛下,这就是他要传出的消息。”辰逸取下信鸽腿上的信纸,双手呈给白陌染。

        白陌染摊开信纸上的内容,“你是翼王的人。”

        “信纸上并未落名,陛下凭什么就认为这信是传给翼王殿下的?”萧楠冷笑道。

        “朕离开郾城,来莫西郡的事,只告诉过他和太皇太后。能想到用假尸体这一招对朕不利的人,除了他,朕想不到还有别人。”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休想用萧某诬陷翼王殿下!”当初他装疯,若不是遇到翼王赏识他,让他远赴边境之城,谋得一官半职,恐怕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入朝为官。

        他知道,六皇子殿下若将来登上王位,自己这辈子将永无翻身之日。除非他死心塌地跟着翼王殿下,帮助翼王殿下登上王位。

        “你不承认没关系。这信鸽只是被射伤,将它医治好之后,朕只需要看它飞往何处,便知道你要向谁告密。”白陌染漫不经心道。

        “想不到,我萧楠每一次都栽倒在你手里!陛下真是我的克星!”上一次,在望月楼,自己也是被他逮住,才没能亲手杀了那个妖女。

        “大胆!竟敢在陛下面前自称‘我’!”吴用呵斥道。

        “没错,假尸体一事是我一手安排的,就连陛下在北辰国的消息也是我故意走漏的。并且,在回莫西郡沿途,还设下埋伏,若陛下能有去无回,翼王便能顺利登上王位。但这一切,翼王都不知情,翼王于我有知遇之恩,我为了报恩,才谋划此局。都是我一手策划,与翼王无关。”

        “至于这封写着陛下行踪的信,也是我主动传给翼王,翼王并不知道我是谁。”

        “你倒是对翼王忠心耿耿。”白陌染薄唇微启,淡然道。

        “嗯~”萧楠下颚微动,忽然嘴角流出鲜血,“噗通——”一声,便倒地而亡。

        辰逸蹲下查看一番,“陛下,他已经咬舌自尽了。”

        “禀陛下!北军突袭,已经兵临城下!”有个士兵急匆匆跑来,跪地上禀报道。

        “什么?!”吴用惊异道。

        小丫正在帐篷里,彻夜不眠,心里正在思量着如何阻止这场战争。

        “姐姐!姐姐!”弯弯冲了进来。

        “怎么了?”小丫瞧见弯弯神色慌张,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弯弯刚才出去,才发现少了大半人马,原来是太子殿下连夜带着兵,突袭莫西郡!恐怕,此刻已经打起来了!”

        “弯弯,你会骑马吗?”是的,小丫不会骑马。

        “会。”爹爹从小教她,她早就会了。

        “带姐姐去莫西郡。”

        “好。”虽然那里是刀剑无眼的沙场,凶险万分,但有自己保护姐姐,定可以护她周全。

        一袭红衣,策马飞扬。一轮残月,风卷黄沙。

        ------题外话------

        会有加更。